当前位置:首页 >> 全部文章

聂将军乡愁里的中秋-黔中书 In 全部文章 @2019年05月04日

乡愁里的中秋-黔中书
“满月飞明镜,归心折大刀;转蓬行地远,攀桂仰天高;水路疑霜雪,林栖见羽毛;此时瞻白兔第九道门,直欲数秋毫异界纨绔公子。”唐代诗人杜甫的《八月十五夜月》让我想起了乡愁里的中秋节鬼四虐。

上个世纪七、八十年代,只有十几岁的我最盼过节了,因为那个年代农村经济落后,缺吃少穿,生活在农家的我们一年很少闻到肉腥味,日常生活中都是干巴巴的粗茶淡饭,连油都少得很,只有到了春节、端午节、中秋节这些中国的传统节日,我们才能够吃到像样的大鱼大肉,美美地解解馋。
记忆中,每到中秋节的头几天,母亲就去村边的池塘边采撷还青青的芦苇叶,不知从哪个年代起,在长江岸边的故乡周辞美,中秋节除了吃月饼外,还要包粽子吃。粽子前一天晚上就包好煮熟,中秋节早上全家围坐在一起吃香喷喷的热粽子,孩子们每人揣一个煮熟的热咸鸭蛋。其实,中国的每一个传统节日都是以美食为主,于是我爱返寻味,节日期间丰盛的菜肴让人们大饱口豆腐哥姜波福。
节日里大人们是最忙碌的。村边有几口池塘草帽饼的做法,每年开春后都要放养鱼苗。这不,中秋节这天天刚放亮,男人们就早早拿着鱼网在池塘边开始捕鱼,他们有的站在池塘边撒网,有的站在小船上去池塘中央撒网,欢声笑语淹没在池塘中。鱼捕获到一定数量后,根据各家人口数量进行分配。此时的池塘边十分热闹,村上的男女老幼几乎都围拢在池塘边看分鱼,“这个甲鱼分给我家行吗?”“那个鲫鱼分给我家给娃娃催奶”……此起彼伏,那情那景温馨难忘,好像就在昨天。
除家家户户分鱼外,杀鸡宰鸭也是必不可少的。那个年代,家家户户都要饲养几只鸡、鸭、鹅之类的家禽,雷晓晨平时舍不得宰杀,生下的鸡蛋鸭蛋换个零花钱补贴家用。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们家每年中秋节都要杀鹅聂将军,母亲说,鸡鸭生蛋舍不得杀,再说家里大小十几口人,杀一个鸡或鸭也不够吃,鹅体格肥大,数量多,味道也鲜美。而母亲做鹅肉跟别家不一样,煮熟后切块加各种调料凉拌,满满一大脸盆面条树,现在想起来都流口水。

在故乡,中秋节那天,午餐少不了肉圆子。买回猪精肉,用刀手工剁烂,然后做成肉圆粉丝汤,意为中秋节家家团团圆圆鬼赌鬼,好日子长久。
大人们忙碌聂杰铭,我们这些半大的孩子也不闲着,正是秋高气爽季节,河塘里的菱角已经成熟了,男孩儿一个猛子扎进水里采撷菱角,生着吃,煮熟吃都美味香甜,而菱角茎拌成凉菜也非常可口,女孩子们则抱柴烧火云雨春宵,帮着大人们做饭菜。
儿时中秋节真正的高潮是晚上全家围坐在一起品尝月饼。印象中每年我家的中秋月饼都是在商店里购买的王芯芯。中秋敬月亮,总是在母亲的带领下,外面的桌案上摆上月饼及自产水果,插上三炷香重生之百将图,点上蜡烛,当月亮从东方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时,全家齐聚在一起跪拜月亮,祈祷月亮神保佑人间风调雨顺,吉祥平安,日子一天比一天好卜昌森。而吃月饼时,由于家里人口多,月饼数量不是太多,大人们只是尝尝味道,剩下的就给我们这些馋嘴的孩子了曹小小。
长大后我离开了家乡到了外地工作,虽然离家较远,但每年的中秋节都尽量抽时间赶回家与亲人团圆。然而,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生活方式的改变,乡愁里的中秋节似乎越来越淡了。老家过中秋,没有了儿时的节日气氛礼泉天气预报,村里的人都外出打工了,只留不多的老人和孩子,池塘里没鱼了,都被淤泥堵满了侯门娇,在村里转了几圈,很少听到家禽声吕后传,村口几位老人感叹说,生活越来越好了,节日却越来越淡了。
儿时的中秋节,月饼很少,月色很淡蝉蛹的做法,亲情却很浓,那种其乐融融的情景至今难忘,永驻心间……
编辑:芷 蘅
编审:肖 燕
签发:况顺强
浏览 : 234
上一篇: 下一篇: